最新地址 http://299dd.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老婆怀孕了..拿老妈退火.. [3/3]


  妈妈扭动身躯似乎想配合我的动作,但在我猛烈的炮火进攻下已无力动作,
衹是被动的接受我对她肉体的冲撞,嘴里不由自主的哼哼着,「你还说,」她双
手在我背上轻轻的捶打,「啊……都是你,还,啊……,快,啊……快放开我。」

  我正在兴致浓处哪能半途而废,衹顾自得干着,用力更加猛烈,两人肉体接
触时那有节奏的「啪啪」声响和阳具进出阴户的「咕唧」声让我激情万状。

  「啊……,啊……」妈妈一声接一声的叫着,呻吟声越来越大,「俊儿,快
停下,啊……,我受不了了,别射在里面。啊……」

  「操,我又不是没在你里面射过,你还怕怀孕啊!」我如牲口一样的冲动,
浑身的力量都聚集在了腰上,一定要让完全征服这个女人。

  「俊,听妈说,啊……,」妈妈努力控制自己,断断续续的说,「妈快不行
了,啊……,再弄妈就控制不了了,啊……,快停下,啊……,不然小琴就听见
了。」

  我这时才意识到我们的声响有点太大了,弄不好老婆就会听见。我停下动作,
但胯下之物还直挺挺的捅在妈妈的两腿之间,不肯服软。「日欧,我还没舒服够
呢,妈,你就忍忍让我弄舒服了吧。」说着我下身又动了几下。

  「俊,」妈妈几乎是用哀求的口气跟我说,「别弄了啊,万一小琴知道了,
妈可丢不起那个人啊。」

  其实我也很怕让老婆知道,但是一口到手的肥肉生生得吐出来,真是不甘心
啊。「我这还硬着呢,让我怎么办?」

  妈妈低声说,「你,你,自己弄出来就好了。」

  「妈的,这么个尤物在我眼前却要我自己打飞机,让不让人活了,我顾不了
那么多了。」我头脑一发热,再次用力顶住妈妈,发疯似的进攻。

  妈妈吓得花容失色,她知道自己控制不了自己叫床的声音,第一次时能忍住,
这次估计无论如何是忍不住了。她怯生生的低语道,「别弄了,啊……,好孩子,
啊……,妈求求你,这次就委屈你了,等下次……。」话没说完,妈妈发现自己
失语立即低下头。

  还有下次!!真是个惊喜,我本以为衹是偶尔得手,出了这个门老妈提起裤
子就不认账了,看来居然可以细水长流,我稳下心来证实,「妈,你说以后我还
能和你干这种事。」

  老妈羞得面颊绯红,喃喃道,「快放开我,我……。」

  必须得到明确的许可不然没机会了,「妈,你说下次怎么样,你不说我今天
就不停。」我下身又一次有力的冲击。

  她知道我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用近乎微弱的声音道,「下次,下次,让……
让……你……弄个够……。」妈妈的声音已是哭腔了。

  「真的?」我大喜,激动地全身一抖,差点就控制不住直接发射了。我下身
向后一退,硕大的阳物从妈妈那紧紧的阴户里缓缓拔出,坚硬的物件上青筋暴起,
鹅蛋大的紫色龟头微微发抖,黏糊糊的液体从上面慢慢滴答到地面上,散发出男
女交媾时特有的气味。

  我抑制住自己激动的情绪,将龟头慢慢顶在妈妈的阴门上,在阴唇的嫩肉上
慢慢磨蹭,衹要我稍稍一用力它将再次直捣黄龙,「妈,你可不能反悔,你要是
反悔了,它可会好好报复你的。」

  妈妈全身瘫软无力,双手轻轻的达在我的肩上,眼睛盯着我的跨下,嘴里不
由得嚥了口唾沫,想说什么确发不出声来。我知她已被我的阳物吸引,猥亵的在
她耳边说,「妈,衹要你不反悔,将来他会回好好报答你的,我保证一定让你比
今天还要舒服。」

  妈妈转低下头,微弱的声音催促我「你快出去,让小琴看见就麻烦了!」

  「它还那么硬,我怎么出去啊!」我也很着急,今天两人在浴室里已经不少
时间了,再呆下去恐怕夜长梦多。可胯下高高跃起的物件似乎还没有满足,依然
昂首挺胸。我一手伸到胯下快速的套弄着,另一衹手在妈妈胸前的双峰上肆意揉
搓,妈妈滑嫩的乳肉在我的手掌里变换形状,但手一离开马上又恢复高耸的山峰
状,弹性真好啊。「怎么还不出来?」见我胯下岿然不动,妈妈急切道。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出不来,妈,你帮我一下吧!」这次我是真心求助了。
妈妈杏眼含春,白了我一眼,但又无奈慢慢的伸出右手,托起我的阴囊在手里慢
慢的揉着,不时轻轻划过马眼,让我浑身一抖,差点缴械。这个年纪的女人就是
有经验啊,看来我马上久不行了,但我不放过最后的调情机会,「妈,还是不行
啊,要不你……」,我故意欲言又止。妈妈抬头看我表情一副抱歉的模样,像个
初经人事的少女呢喃,「平时这样你爸就……你这么还不……」

  「妈……」我坚持住最后一口真气,「你知道我比我爸厉害了吧?要不你用
……」。妈妈手停下急切的说「你怎么就出来了,快说啊!」我一副无辜的表情,
「妈,你就用……嘴帮我。」

  「你……真不要脸……!」妈妈佯怒,双手在我胸前捶打。此时我已坚持不
住,低声道,」 夹紧腿!」 ,妈妈一看知道我不行了双腿紧闭,我一用力紧贴着
洞口顶进妈妈两腿间,用力顶了几下,胯下一阵抽搐,射了足足半分钟。

  拔出低头认罪的阳货,打开妈妈两腿,衹见白色的精液顺着大腿内侧慢慢往
下流,妈妈靠着墙无力的催促我「你先出去,……」

  我不敢怠慢,水龙头下匆匆沖了沖,拿毛巾擦了擦,找到扔在一边的短裤,
索性没怎么湿。慢慢打开浴室的门,客厅里衹有电视的比赛解说声,卧室的房门
紧闭着看来安全。心放下来,一看表我和妈妈在浴室里「折腾」了近一个小时。
感觉有些累了,肩膀上隐隐作痛扭头一看左边的肩膀上有三四对牙印,老妈啊,
你可坑苦了我了,明天一早老婆肯定会发现。看来今天衹能让老妈和老婆睡了。

  找了件长体恤坐在沙发上漫不经心的换台,足足过了半个小时浴室的门轻轻
响动,老妈从里面小心的走出。穿一件超短低胸镂空的白色睡衣,一双修长丰满
的大白腿弹性十足,白色的三角内裤清晰可见,上身真空,一对白色的丰乳呼之
欲出,大半都漏在外面,黑色的乳晕上红枣般的乳头在睡衣里也清晰可见。妈的
我又硬了。

  看见我在妈妈一愣,「你怎么还没睡?」,我一步跃起手从她胸口伸进在
「大白兔」上乱摸。「我在等着吃馒头啊!」我有些肆无忌惮。妈妈一惊,用力
推我「要死了,快去睡!」,「你看。」我把衣领掀开牙印清晰可见,「都是你
弄的!今晚你和小琴睡吧!被她发现我可惨了!」妈妈一把推开我低声道,「自
己注意点别老是没大没小的。」扭动着纤细的腰肢进了卧室。

  看着妈妈的丰臀一扭一扭的,以后我可以从后面……,以后的日子又够我辛
苦的了。